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天启预报 > 第八百九十二章 最后的问题

第八百九十二章 最后的问题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混乱的厮杀很快在混乱中迎来了终结。
  
  染血的黄昏之乡遍布裂隙,被破坏的设施中升起浓浓的黑烟,那些融化的生产设备变成了灼红的铁水,肆意奔流。
  
  更加接近地狱原本的模样。
  
  槐诗听见了破裂的声音,来自涌动的恨意之海。
  
  自己全力维持的源质传输中断了一瞬,紧接着,丢失了目标。
  
  他愣在原地。
  
  只有鲲鹏悲鸣的声音传来。
  
  天空中,被太阳高温射线扫过的大群之主发出了最后的歌声,从恨意的海洋中凋零,坠落。
  
  随着自己的主人一起。
  
  血雨倾盆而下。
  
  在大地的裂隙中,应芳州艰难的睁开眼睛,看到了胸前贯穿了躯壳的镰刃。
  
  还有最后的敌人。
  
  凝固者·伽拉!
  
  经历了惨烈又冷酷的厮杀,翅膀全部断裂,失去了一条手臂和大多数内脏……
  
  尽管遭受了如此重创之后,枯萎之王的追随者依旧未曾死去。
  
  “这是第几次了,应芳州?第五次?还是第六次?”
  
  伽拉嘶哑的大笑着,他抬起脚,踩在应芳州的胸前,踏着那一柄镰刃,不容许他丝毫的挣脱,残缺的独眼中涌现狰狞和喜悦。
  
  从敌人生前的数次对决中未曾能够得到的胜利和荣耀,竟然在敌人死后来到了自己的手中!
  
  云中君再度抬起了自己残缺的手掌,可是却已经无法触及近在咫尺的敌人。
  
  “这一次,是我赢了!”
  
  “……是吗?”
  
  应芳州的嘴角艰难勾起,看着他,像是看着一个傻子那样,嘴唇缓缓的开阖,告诉他:“可我,还没输呢……”
  
  当伽拉正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,却面色骤变。
  
  有凄厉的啸声迸发。
  
  从天而降!
  
  在血雨之中,有辉煌的电光从消散的云层中坠落,遵照自己主人的呼唤,迸发最后的雷鸣。
  
  逝水之枪的轮廓从雷霆中浮现,瞬间,贯穿了伽拉的头颅,撕裂了他的笑容,连同他和自己的主人一起穿刺,钉在了大地之上。
  
  而残缺的手掌,握紧了枪身。
  
  雷光迸射!
  
  伴随着高亢的碎裂声,无数水晶的残片从伽拉的血中流出,阿斯莫德的最后力量被彻底击溃……
  
  这便是奠定胜负的最后一击!
  
  伽拉的笑容凝固,躯壳浮现无数裂隙,迅速的化为失去光泽的破碎黄金,分崩离析。
  
  残存的血水落在了应芳州的脸上,点亮了那一双黯淡的眼瞳。
  
  “真遗憾,看来这一次,还是我赢。”
  
  “还没有……结束……”
  
  伴随着载体的崩溃,伽拉艰难的发出声音,“我会在地狱中等待……不论多久……应芳州,我们的宴会,才刚刚开始……”
  
  “终有一日……我们将……再度……”
  
  “不会有下次了,伽拉。”
  
  应芳州打断了他的话,最后的雷霆,撕裂了他残存的载体:“你们的敌人,不再会是我了……”
  
  凝固者的面孔一怔,旋即化为金属的尘埃消散,回归了枯萎之王的国度,再度迎来漫长的沉眠。
  
  应芳州冷淡的收回了视线,不再去看。
  
  直到不远处有脚步声响起,停在了他的身边,是槐诗。
  
  磨蹭的太久了。
  
  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应芳州问。
  
  槐诗想了一下,认真的说:“刚才。”
  
  “又是谎话。”
  
  应芳州不屑的冷笑,丝毫不给面子。
  
  槐诗倒是没有不好意思,只是笑了笑,在旁边坐了下来:“至少见证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,记录了老前辈的英姿嘛,对不对?”
  
  没有丝毫意义的恭维和马屁。
  
  现在的后辈,真的靠得住么?
  
  应芳州叹息,“教你的,都看清楚了么?”
  
  槐诗挠头,无奈耸肩:“说实话,边看边忘,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啊,要不下次咱们再来一次?您再费费心怎么样?”
  
  应芳州似是嗤笑,没有回答他。
  
  虽然滑头了点,但也算是机灵,至少不用担心会像自己一样,钻在死路上不回头。
  
  或许,可以不用太担心。
  
  但还是太不像话了。
  
  这就是一代不如一代吧?
  
  他无声的叹息着,不知道应该恼怒还是发笑。
  
  在这沉默的寂静里,应芳州静静的看着天空,那一片宛如地狱的宇宙原暗,许久,许久。
  
  “小子,理想国……还在么?”
  
  “当然啊。”
  
  那个年轻人颔首,好像不理解老前辈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样,有些困惑:“都这么多年了,大家在现境开枝散叶,繁茂兴盛,好得不得了,你问这个干啥?”
  
  又是,谎话……骗小孩子吗?
  
  可是明明知道是谎言,应芳州却忍不住,发自内心的,感到了一阵欣慰。好像漫长的等待终于迎来了黎明一样。
  
  如释重负。
  
  “不要认输,槐诗。”
  
  他轻声呢喃着,用力的,握紧了那个后继者的手,“不要,像我一样……”
  
  “可不认输也没办法啊。”
  
  槐诗无奈,回头,看向远方那一道巨大的日轮,“敌人可是那种程度的东西啊,前辈,怎么想都打不过吧?”
  
  那就自己去想办法啊。
  
  成熟一点,不要老是靠别人解决。
  
  什么都要人指点,你是幼儿园的小孩子吗?
  
  应芳州想要这么怒斥,可是却忍不住想要发笑:仔细想一想,这样的话……好像一次都没有对他们讲过啊。
  
  可说了之后就会感觉很轻松。
  
  偶尔不负责任一些,不也挺好嘛?
  
  所以,只此一次,就交给你们自由发挥好了……
  
  “加油吧,槐诗。”
  
  他说,“这已经是你的工作啦。”
  
  “行吧,那我再努力一下呗。”
  
  槐诗点头,握紧了他失去力气的手,认真的保证:“这样总能放心了吧?”
  
  应芳州没有回答。
  
  好像没有听见。
  
  只是静静的看着宇宙中的群星,沐浴在千百年之前的光芒里,像是被那些古老的回忆拥抱着一样。
  
  所以,便再一次看到了那些稚嫩的面孔。
  
  那些轻佻又散漫的笑脸,那些总是纠缠在自己的身边,喋喋不休,问东问西,烦不胜烦的小家伙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