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从前到现在,你把我当谁 > 第336章:凡事都有第一次 于安河

第336章:凡事都有第一次 于安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站了半响,将手机放在了一旁,去洗澡去了。
  
      她本以为会像以前一样,于安河关她几天就会放她离开的。但这次却并不是,她几次想溜走都没能溜走,没出大门就被卫叔给拦住了。华秀中文
  
      任念念是有些儿郁闷的,起初还装模作样的装装,后来被拦住后连装也懒得装了,直接悻悻的回了院子。
  
      这几天里,虽是和于安河呆在同一屋檐下,但她却很少见到他。有时候吃饭时能见到,有时候则是阿姨直接给她送到房间里。
  
      她每次要去找于安河,都会被阿姨给拦住,说她的伤还没好完,好好养着。于先生这几天病犯了,不见人。
  
      阿姨虽是说于安河的病犯了,但她却没看到有医生过来或是给他送药去。不用想也知道是阿姨敷衍她的借口。
  
      这天吃饭时,于安河总算是滑着轮椅从房间里出来了。他看起来和平常确实没什么两样,不像是生病的样儿。
  
      虽是处于同一屋檐下,但要见他一面并不容易。在餐桌上任念念就谦逊的说道:“非常抱歉在这儿打扰了您们那么久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于安河就饶有兴致的抬头看向了她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文绉绉的话咽进了喉咙里,直接进入了主题,说道:“在这儿呆得挺久的,我想去别的地儿走走。”
  
      她是自由身,说着话时十分有勇气的直视着于安河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的面色不变,慢腾腾的说道:“阿姨做的饭不合胃口?”
  
      任念念赶紧的摇摇头,说道:“当然不是,阿姨做的饭很好吃。”稍稍的顿了顿,她干笑了一声,说道:“就是我在这儿呆得挺久的,多不好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于安河喝着汤,面色半点儿也不变,说道:“不用觉得不好意思,要是实在觉得不好意思,你可以靠你的体力吃饭。比如说帮忙扫扫院子做些杂事,正好这边的人手不够,院子里早就该大扫除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得顺溜极了,显然是早就打好主意了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被他给堵了回来是有些儿悻悻的。她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转,一脸真切的看着于安河说道:“您非得将我留下来,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?”
  
      她说着做出了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来,眼巴巴的看着于安河。
  
      于安一向稳得住,听到这话仍旧是四平八稳的坐着,只是侧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慢腾腾的说道:“需要给你介绍精神科医生吗?”
  
      任念念用手中的筷子敲了一下碗沿,十分真诚的看着于安河,说道:“你要不喜欢我,把我留在这儿干什么?”她说完不待于安河说话,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:“您不说我都知道的,这人么,一旦上了年纪,总是会变得不好意思起来,表达喜欢的方式嘛也很含蓄,我理解的,您不用不好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她喋喋不休的说着,面上是一副我都了解的样儿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侧头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她,并不说话,等着她说完了,这才开口说道:“你是希望我把你的嘴封起来么?”
  
      任念念捂住了嘴,做出了一副大吃一惊的样儿,说道:“说实话也是罪?”
  
  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做作又夸张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并不说话,就那么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是悻悻的,不再说话了。她完全不怀疑于安河做得出封她嘴的事儿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一顿饭吃到最后是悄无声息的,任念念后半场是恹恹的。于安河则是和以前没什么两样,吃过饭之后就回房间去了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没有说什么时候放她走,她原本以为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出这院子的。但到了晚上,于安河就让阿姨上来叫她下楼。
  
      她下去时客厅里除了于安河之外还有阿斐,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,见她下去就停止了谈话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也不绕弯子,看了任念念一眼,开口问道:“你身上是不是有陆家的东西?”他不等任念念回答,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,接着说道:“晚上要和陆迟见面,你准备一下,把东西还给他。”
  
      他的语气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,好像和姓陆的变态见面不是什么事儿。
  
      他这话的意思,显然是要解除她和陆迟那被强买强卖的婚约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的脑子有些懵懵的,点头应了一声好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晚上并没有出去,是由阿斐带着任念念出去的。以陆迟的变态,解除婚约这事儿是不会那么顺利的。任念念的神经绷得紧紧的,看了看前边儿的阿斐,开口说道:“姓陆的很卑鄙,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这是在提醒阿斐,陆迟应该留有后手。
  
      阿斐的看也没有看她一眼,也没有任何表示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是悻悻的,不再说话了。
  
      她本以为他们过去是要等半天的,没想过去时陆迟已经在等着了。定的地儿是一会所,隐在巷子里,阿斐一下车就有人迎了上来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人已经进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儿应该是于安河的地盘,任念念稍稍的放松了些,随着阿斐进入会所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正是会所里最热闹的时候,打扮时髦的女郎摇曳着腰肢走在暧昧的灯光下,娇媚的笑声传出去老远。
  
      阿斐并没有让人带,自己就带着任念念上了楼。陆迟所在的地儿是有人在门口守着的,见着阿斐无声的躬下身来。
  
      阿斐的脚步并没有停顿,直接推开了包间的门。
  
      包间里烟雾袅袅的,陆迟正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。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,他犀利的视线立即就扫向了门口。
  
      他是阴恻恻的,视线落到了跟在阿斐后边儿的任念念身上,裂开嘴露出了一个森森笑容来。
  
      这厮的手段从来都不是光明磊落的,他的卑鄙在春城无人不知。任念念是厌恶的,一张脸上面无表情。
  
      陆迟将翘在面前的茶几上的腿放了下来,坐直了身体,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,说道:“要见我未婚妻一面,还真是挺不容易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任念念木着一张脸,并不说话。
  
      阿斐回过头,冲着她抬了抬下巴,示意她将陆家的东西拿出来。
  
      陆家的东西是一块玉,是强送到任宅的。这东西还不回去,她出来时带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玉是随身放着的,任念念拿了出来,连着盒子一起放到了陆迟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陆迟阴恻恻的一笑,他并不看阿斐,视线落到了任念念的身上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我陆迟送出去的东西,就没有收回来的时候。”
  
      他这一笑让人毛骨悚然。
  
      阿斐脸上的表情半点儿也不变,唇角微微的一扯,说道:“凡事都有第一次,恭喜陆先生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着在陆迟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懒懒的靠着。摸出了一把匕首来,就跟玩玩具似的把玩着。
  
      他这样儿显然并未将陆迟看在眼里,陆迟旁边儿的人立即就要上前,但被陆迟抬手制止了。他阴森森的一笑,视线继续落在任念念的身上,说道:“对,凡事都有第一次。”
  
      <!--over--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