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从前到现在,你把我当谁 > 第335章:自投罗网? 于安河

第335章:自投罗网? 于安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
      灯光下简陋的房间里一片冷清,因为失血的缘故,任念念的脸上苍白没有血色。她靠在床头,没有吭声儿。
  
      在于安河以为她不会说话的时候她坐直了身体,慢吞吞的开口说道:“我的事就不劳烦于先生操心了。”她显然不想继续这话题,打了个哈欠后直接就躺在了床上,说道:“困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句‘困了’是在下逐客令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,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这儿是一栋简单的小楼,小楼里人口简单,就只有刚才那老婆婆和一七八岁的孙子住。儿子儿媳去了外地打工,只有过年才会回来,这也是于安河选在这儿落脚的原因。
  
      他下了楼,就这会儿的时间,老婆婆的孙子已经在小小的火炉上烤起了红薯来,后边儿的窗户开了一条缝,白雪压弯了翠绿的竹叶。
  
      见着他从楼上下来,老婆婆简单的问了任念念需不需要什么,然后给于安河倒了一杯茶。她家里的茶是陈年的茶叶了,没能保管好有淡淡的霉味儿。于安河接了过来,向她道了谢。
  
      屋子外白雪皑皑,老婆婆已经进厨房里去忙碌去了,潮湿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了于安河和那小孩儿。
  
      这个年纪的小孩儿大抵都是好奇的,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时不时偷偷的打量着于安河,连红薯烧糊掉都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从他的手中拿过了钳子来,将红薯翻了面儿。小孩儿不知道是怕他还是怎么的,一溜烟的跑到厨房里去了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这下就坐在火塘旁,慢慢的翻烤着红薯,仿佛外边儿的一切纷扰都与他无关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并没有能出去,不知道这儿是哪儿。于安河的身份敏感,她本以为他会很快撤离这儿的,但却并没有。他安安心心的在这儿呆着,并没有要走的意思。每天的事儿就是烤红薯,或是坐在火塘边翻看着书,一副闲适的样儿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健壮如牛,虽是发了烧,但很快就退了下去。腿上所受的伤也并么有像于安河所说的那样感染。只是伤口有那么长,走路时仍是一瘸一拐的。
  
      她闷在小楼里出不去,每天唯一可见的就是窗外的那一丛翠竹。这样在小楼里呆了两天,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,任念念终于忍不住,这天在楼上堵住了于安河,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我们什么时候走?”
  
      怕被听到,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。她是纳闷的,不知道于安河为什么一直呆在这儿,也不知道他们明明没走,外边儿为什么却没了动静。
  
      这显然不是姓陆的风格。以他的性格,他应该掘地三尺将她挖出来才对。哪里会那么轻易就罢休?
  
      于安河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慢腾腾的说道:“我都不急你急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他倒是一正人君子,虽是对老婆婆称是他们是夫妻,但两人却并没有住同一个房间,于安河就住在她的对面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抿了抿唇,她在这儿关着憋得快要发疯。她是迫切的想知道外边儿的情况的,问道:“姓陆的现在走了吗?”
  
      于安河是慢腾腾的样儿,扫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觉得呢?”
  
      任念念抿抿唇,没有说话。她不知道在想什么,站着没动。到底还是年轻,她恢复得很快,那天脸上苍白没有血色的,经过两天的调养,脸色好看了好些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像是知道她是憋坏了一般,稍稍的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要是闷得慌,可以去院子里走走。腿上的伤还没好,别待久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完就直接下楼去了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下楼时于安河躺在火炉边的老旧泛黄的躺椅中,正拿着一本书翻着。这儿虽是简陋,但他却像是没什么比习惯,听到任念念的脚步声眼皮也未抬一下。
  
      倒是沈婆婆从厨房里探出头来,微笑着说道:“小妹下来了。想吃点儿什么,婆婆给你做。”
  
      她孙子没上学,从她的身后探出头来,好奇的看着任念念。
  
      于安河常常都是在这下边儿的,小家伙和他比对一直在楼上养伤的任念念熟悉很多。偶尔还能说上几句话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挤出了一个笑容来,说道:“您不用麻烦,才刚吃过东西,不饿。”
  
      沈婆婆正在包馄饨,也不勉强,笑着说道:“待会儿吃馄饨,炖了鸡汤,吃起来可热乎了。”
  
      老人家的厨艺很好,也很会享受生活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应了一声好。在沈婆婆重新进厨房后看了看一直看书的于安河,慢慢的踱步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外边儿的天气阴沉沉的,门一打开凛冽的寒风就直往脸上扑。院子里积了雪,只扫出了一条一米来宽的小道。四周连着树梢都是雪白的。
  
      一直呆在屋子中,任念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,将门关上,站到了屋檐底下。
  
      院子并不大,落在高高矮矮的房子间,一点儿也不起眼。大抵是因为只有祖孙俩在家的缘故,围墙很高,铁门是结实高大的朱红色大门,光滑得小偷轻易爬不进来。
  
      因为四周都有房子的缘故,这小院子显得有些阴沉沉的。轻易也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院子。
  
      院子虽是小,但墙角放着一排排的花盆,里边儿的兰花草在这季节里仍旧绿意盎然。边儿上是开辟出来的菜地,种了白菜葱蒜苗等小菜,砸冰天雪地中仍旧站得直直的。
  
      大抵是见着了这一小块绿色的缘故,任念念的心里阴郁被赶跑了些,她就那么在屋檐底下站着。
  
      站了不知道多久,门被打开来,小孩子的头探了出来,说道:“姐姐,奶奶让过觉你吃馄饨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仍是好奇的打量着任念念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应了一声好,随着他进了屋子。
  
      一进门鸡汤馄饨的味儿便由空气飘到了鼻子里,任念念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。
  
      小孩子看向了她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鸡汤馄饨是我奶奶最拿手的,我能吃上一大碗呢。”
  
      他说着一溜烟的往厨房里去了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虽是受了伤又发烧,但这几天里她的胃口都挺好的。鸡汤馄饨很诱人,她和小孩儿比赛,吃了两大碗。沈婆婆笑容满面的,直说她喜欢吃以后她经常做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脆生生的向沈婆婆道了谢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三人吃鸡汤馄饨,于安河则是什么都没有吃,只坐在火炉旁边看书边喝着清茶。完全就是一副无欲无求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儿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并没有在楼下多呆,吃过了馄饨略坐了会儿之后就上了楼睡觉去了。
  
      她再次爬起来时已是深夜了,许多人都已进入了梦想。小楼里安安静静的,没有一点儿声音。
  
      任念念打开窗户,外边儿下着鹅毛大雪,仿佛一瞬间就能将人冻僵。
  
      她只看了一眼就关上了窗户,将身上的衣服拉了拉,像猫儿一样的打开门溜了出去。出去时她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,看了一眼对面于安河的门,里边儿的灯早就关了,人也应该早睡了。
  
      她只看了那么一眼,就轻手轻脚的下了楼。楼梯间时木质的,她不敢弄出声音来,几乎是慢慢的挪下去的。待到到了楼底下才轻轻的吁了口气儿。
  
      她才刚准备往外边儿,一道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去哪儿?”
  
      任念念的身体一僵,抬头看去,才发现于安河仍旧是坐在那火炉边的。只是火已经快要熄灭了,只透着点点通红的光。
  
      她的反应是迅速的,将僵着的身体放松了下来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不去哪儿,下来倒水喝。”
  
      她说着一瘸一拐的就走往厨房的方向。她心虚得很,尽管光线不亮只能隐约的看见一个轮廓,她也不敢去看于安河。
  
      两人谁都没有去开灯,任念念很快去厨房里倒了一杯水出来,看向了于安河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您怎么还没睡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