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末日乐园 > 1778 Surprise!

1778 Surprise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当林三酒坐在小球场边上休息了十几分钟后,分头消失在各个教室里的众人,就又纷纷冒头了,招呼着、交谈着鱼贯走进了小球场——这一次,小群体散开了,界限也消融了,人人都伸着脖子张望别人,不管对方是谁,总有随时想要插上一两句话的意思。
  
  原始人不知从哪找出来一个篮球,和文亚、万伏特等几人讨论了一会儿末日前人类都是怎么玩篮球的:地上白线是什么意思?他们知道要投篮,可是应该站在哪里投?
  
  “咳,又不是要比赛,”万伏特跃跃欲试地接过球,说:“没有规则之类的条条框框,不是更好吗,随便我们发挥了。”
  
  其余几人顿时交换了一个目光;文亚又像是嘲讽、又像是心知肚明似的,含着笑说:“我们自己设几条规则好了。”
  
  哪怕他们什么也没说,林三酒也能看出他们的意思。这群普通人在几个小时以后,就对言语的警惕性高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;刚才万伏特那番话一出口,其余几人就立刻意识到它可能是message,对它生出了戒心。
  
  恐怕现在每个人都和她一样,每听见一句话,立刻在心里分析起它可能包含了什么样的message吧?
  
  万伏特本人,似乎也意识到了其他几人的心思,脸色不大好看地“嗤”了一声,拉着脸听文亚制定起了规则。
  
  “我观察到了一件事,我觉得要跟你们说一声……”小球场上另一头,管南对另外几人说道:“虽然场景每隔30分钟一换,但时间却是连续性往前走的,你们发现了没有?”
  
  “啊?”海娜一惊,“你怎么知道?”
  
  “一开始的酒店沙滩等场景,都是在上午,到了森林里时,就是下午了,”管南抬头看了看天空,说:“现在你们看,天边都有点橘红了。我在繁甲城就是打日工的,看天色判断时间都成习惯了,对时间最敏感的。”
  
  还真是——这一点,连林三酒也才刚刚意识到。纷纷抬头看向天边的人,可不止她一个;鸭绒目光从天空中一扫,登时没忍住,发出了一声“啊”。
  
  当意识到众人都朝她看过来时,鸭绒立刻说:“真的诶,现在看起来太阳要落了。那么接下来的场景,我们难道要摸黑度过吗?”
  
  “不会黑到第三个场景的地步,”姜甜猜到了她的言下之意,“人工场所里,多少会有一些灯光。”
  
  “但是天一黑,凶手就有更多动手的机会了。”管南皱着眉头,问道:“海娜,你肯定不是凶手,你就没有想过什么自保的方法?”
  
  海娜脸色有点儿白,喃喃说:“那凶手……真会动手吗?”
  
  “海娜!”
  
  一直在打球的文亚,却忽然回头喊了她一声:“你过来一下。”
  
  当海娜站起身时,管南叹了口气,最后递了一句:“你还是多想一想吧,毕竟小心没大错。”
  
  趁着这个机会,鸭绒悄悄站起身,不声不响往旁边走了几步,来到了林三酒身边。
  
  “我知道了,”她看着水泥地面,小声说:“我知道证据是什么了。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“规则里说过,在你的主场里时,你的可信度会翻倍……可是规则里没说过,这个翻倍是怎么表现出来的。”鸭绒轻轻挠着自己的鼻尖,这样一来,她的手就把嘴巴挡上了。“在平常场景中,如果可信度是0.5就显示着0.5,但在主场里时,0.5不会直接显示成1……它后面会出现一个小括号,小括号里才是1。也对,毕竟只是暂时性的,单列出来简明一些……”
  
  林三酒看着她微微一笑。“为什么会选中学校园?”
  
  “娱乐室里放过末日前的电影,有一个是讲一群学生的故事,我看了之后始终忘不掉……”鸭绒抱起膝盖,细细地叹了口气。“我也希望能有一段可以学习各种有趣知识、身边还有一群朋友,不必操心生存的日子啊……”
  
  对普通人来说,那确实是几乎触及不到的梦想了。
  
  但是……如果时光能倒流、她能够改变命运,不再进入末日世界,林三酒也不会选择回去了。愿意安稳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那一个林三酒,与此刻历经了波澜壮阔、将生命与朋友们维系在一起的林三酒,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。
  
  “现在你也知道,我的主场来了又过去了。”她看了看鸭绒,问道:“你不怕我才是凶手么?你不是一开始很怀疑我吗?”
  
  鸭绒窘迫地笑了笑。“是、是有过一阵子,我对你不太放心……因为你当时说的话,确实有点莫名其妙嘛。”
  
  林三酒抱着胳膊等她往下说。
  
  “不过我在酒店里的时候,有一次我蹲在前台后面找物资,无意间听见了海娜与罗阿卜的对话。”她还不知道自己从前台后钻出来的那一刻,恰好被林三酒看见了,继续说道:“他们当时说的话,让我很在意。”
  
  “说了什么?”
  
  “海娜说,是不是只有他们两人才听见了晨医生那一句古古怪怪的话,罗阿卜说,看起来好像是,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晨医生的解释才好。”
  
  鸭绒挠着灰袍子,说:“我当时一声不出听了好一会儿,总算明白了,晨医生好像对他们两人说了一句类似于‘利用这副本把其他人都干掉’之类的话。但是晨医生事后解释说,他不是说要自己干掉别人,他指的是工厂……可是他的解释很显然还不足以说服海娜二人。他们两个结束对话时,还是半信半疑的,没有结论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