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超维术士 > 第2601节 秘密与期待

第2601节 秘密与期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“那我就期待那个时候的到来。”黑伯爵也不求立刻得到答案,他很享受“期待”的过程,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如此期待过一件事了。
  
  相信等到结局的时候,将自己的这份感悟分享给真身,真身也会和他一样,享受这次冒险的过程吧?
  
  ……
  
  安格尔和黑伯爵一直在“加密”聊天,这就让其他人有些丧,他们也想听八卦啊。
  
  而且,周围全是变异食腐松鼠,不说点话转移注意力,他们真的有点顶不住了——不是害怕,主要是变异后的食腐松鼠实在是丑的太特别了。
  
  美好的生物都是相似的,而丑陋的生物,各有各的丑陋。
  
  丑到辣眼睛,丑到让人无法直视,丑到已经可以成为精神污染……
  
  这就是变异食腐松鼠的外貌攻击。
  
  “话说,这么多的变异食腐松鼠,到底是靠什么活着的?”卡艾尔好奇道:“之前它们大概是闻到红剑大人的活人气息,所以疯狂的追来。看样子像是以活物为食,但这里不像是有太多活物能满足它们的需求?”
  
  “或许它们又反攻回臭水沟了也说不定,臭水沟里肯定有很多魔物。”多克斯随口道。
  
  “它们身上虽然有臭味,但我好像没有闻到臭水沟的气味。”瓦伊说罢,还特意嗅了嗅。当然,什么也没嗅到,安格尔在光影幻境里还贴心的搞了净化力场。
  
  “如此庞大的族群,肯定是常年繁衍的结果,真好奇,它们平时到底是怎么活的?”
  
  卡艾尔话音刚落,黑伯爵的声音便响起:“食腐松鼠本身就是杂食魔物,它们能吃肉也能吃植物,甚至啃石头充饥也能活。而且,它们在食物短缺的时候,可以靠着长时间休眠来降低能量需求。地下迷宫的魔能阵至今生生不息,哪怕逸散出来的能量,也足以养活这些魔物了。”
  
  不仅仅是变异的食腐松鼠,其他活下来的魔物都是这样,要么互相厮杀,要么就是成为魔能阵的寄生虫。
  
  当然,这种寄生也不是单方面的,它们死后,身体血肉自然会划归为魔能阵,充当新的能源。虽然不多,但蚊子肉积累多了,也是肉嘛。
  
  魔能阵能持续万年,自然有其变通的方法。
  
  “这种问题,不是什么隐秘,随便找个情报点就知道了,譬如极乐馆,或者茶话会。”
  
  “茶话会不是女巫才能进的吗?”瓦伊和卡艾尔同时忽略了极乐馆,毕竟长辈在这,他们也不好意思提极乐馆。
  
  “变形术,或者花钱找个女学徒进去帮你们问。这种事还需要我教你们?”
  
  黑伯爵嘲讽完之后,淡淡道:“探索之前,你们的准备看来都有缺漏。”
  
  看似只是一个总结陈词,但黑伯爵却饶有深意的看了眼多克斯。
  
  学徒也就罢了,多克斯可是正式巫师,居然也不知道这件事,还不做任何准备。这显然是一件不合格的事。
  
  多克斯也不好意思说什么……谁让错的是他自己。
  
  “这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,为了一点可怜的自尊,而去追求所谓的自由,那么无知,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。你该知道,无知在巫师界意味着什么。”
  
  无知,意味着你死都不知道为什么死。
  
  这段话,显然是说给多克斯听的。至于多克斯能不能听进去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至少多克斯这次并没有还嘴。
  
  黑伯爵说完后,悠悠然的飘回了安格尔身侧。
  
  “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道路的权利,多克斯走的路,未必是错的。”安格尔重新与黑伯爵进入了“私聊”状态。
  
  “这与我说的也不冲突。”黑伯爵:“我是看在他灵感的份上,才多说了这么一句。他可以追求自由,但不能追求无知。”
  
  这句话,安格尔无法反驳。
  
  多克斯的确有些过于散漫了,说是无知倒也没有那么严重,只是很少关注不能得利的事。可有的时候,利害关系是难分难舍的,只关注利,而不去关注害,那就有些太偏颇了,遭遇到危险也是迟早的事。
  
  所以,黑伯爵的话虽然说的难听,但至少是为了多克斯的前程考虑。
  
  安格尔想了想,也就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希望多克斯不要将黑伯爵的话,当成耳边风。
  
  就在他们各怀思绪间,前方却是出现了一条岔路。
  
  这是一条很奇怪的岔路,一边是高大的迷宫大道,另一边则是像狗洞一样方形小窗口。
  
  窗口没有靠地,而是在几十米高的地方,用精神力探看一下,能隐约看到里面有路,只是要走的话,可能需要爬进去才行。
  
  值得一提的是,小窗口的这条路,或许因为太高了,并没有变异食腐松鼠出入,而大路则依旧挤满了变异食腐松鼠。
  
  遇到岔路了——姑且说是岔路吧,安格尔几乎没有迟疑,直接转头看向多克斯。
  
  却见多克斯还一脸恍神。
  
  安格尔走过去,咳咳两声,拉回多克斯的注意力后,道:“你不会还在想黑伯爵大人的话吧?”
  
  多克斯立刻露出不屑之色:“我可没想这些无聊的事,我只是在思考问题。”
  
  先是故意反问,得到多克斯的傲娇反驳,安格尔立刻顺势道:“思考问题?思考什么问题?莫非你也在考虑是钻狗洞,还是继续欣赏变异食腐松鼠的美貌?”
  
  狗洞?多克斯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,安格尔就指向了高处的那个小窗口。
  
  “我们都在思索该走哪条路。你也在思索这个问题,对吧?”安格尔问道。
  
  多克斯怔了半秒,猛地拍了一下手,揽上安格尔的肩膀:“当然!我刚才也在考虑这个问题,是走狗洞呢,还是继续向前呢?”
  
  不用安格尔吩咐,丹格罗斯已经很自觉的跳到肩膀上,移开多克斯的手。
  
  安格尔则笑眯眯的道:“那你得出什么结论了?对了,其实我们刚才都已经投过票了,不过现在是二比二打平,就差你的这一票了,你可要慎重做出抉择哦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